福來許 Fleicsh : 福氣是許來的

迪化街上,熙來攘往的人潮流動著,濕溽的雨味掩蓋不了那一盒盒乾貨交雜而出的沈重氣味。霞海城隍廟的白煙冉冉升起,隱隱約約傳來人們祈禱呢喃的聲音。而福來許,便座落在這繁華之地上。

當踏上那迴旋的樓梯,時間瞬間逆流回一九二零年代, 豔紅的吊燈暈染出點微醺的感覺,木製長椅上放著囍字抱枕、略顯斑駁的打字機靜靜的在角落沈睡,餐桌上的台灣花布折成三角形,而懸掛在牆上愛迪生燈泡、華美精緻的巴洛克式壁紙,讓這充滿中式雍容華貴的空間又增添幾分西洋的色彩。

「福來許希望可以營造一個輕鬆、有質感、卻又可以讓老一輩回味的地方。」Daniel 說到,早期的迪化街,是個熱鬧的生意大城,更是富裕之人地聚集之地。 一九二零年代,正是迪化街最鼎盛的時期,而在精緻細膩的中式風格中融入外來之物,正是早期大戶人家,對於西洋之物的迷戀,富麗堂皇的巴洛式風格。而福來許,期望的便是能重現當年的那種風采。

在福來許,你身處的,可不一個華美的餐廳,更是一個早期大戶人家的私人招待所。當管家帶著你走上隱密的三樓,便開啟了一趟時空穿越之旅。

掀開紅色的細廉,昏暗的空間內映照著酒瓶藍綠色透明的影子,迴盪著玻璃撞擊的清脆聲響,這是福來許另一個讓人驚艷之處—琴酒吧。小小的吧台,卻擁有將近一百六十支琴酒,每一支酒,都各自擁有自己的故事與風味。每一位客人,都能挑選一支和自己最契合的酒,在琴酒的杜松子與藥材交融的濃郁滋味之中,開啟這個時光逆流的夜晚,拋去世俗的辛勞煩躁,偶爾,也給自己一點放縱的機會,享受著一個低調奢華的夜。

若是不善喝酒的人,也無需擔心,福來許也能為您獻上一杯好茶。在燥熱的天氣裡,福來許保持著一貫的周到,準備了清新冷冽的冷泡茶。金萱的茶葉帶著濃郁的奶香與甜蜜,在冷水的沖泡下,捲曲的茶葉舒展開來,空氣中瀰漫著那獨有的清香。 金黃色的茶注入玻璃高腳杯,入口溫順,暑氣盡消。燦金色在茶透明的杯中,反射著窗外落入的陽光,令人目眩神迷。這茶,似乎比酒還醉人。

品茗,怎麼能忘了佐以甜品呢?那便不能錯過福來許的月老棒蛋糕。霞海城隍廟以其靈驗的月老聞名,不知撮合了多少甜蜜佳偶。而這月老棒蛋糕,樣貌雖看似樸質,沒有多餘華麗的內餡與裝飾,僅僅以紅糖、桂圓、枸杞和紅棗製作而成。一刀切下,外殼微脆、內裏綿密鬆軟且濕潤,散發著溫和且富含熱度的香氣。 而許多人,帶著這小小的糕點,向月老祈求人生的幸福。也便是月老棒蛋糕這名字的來源,他樸實無華卻蘊藏著溫暖,如同人所希冀的緣份一般,平凡卻美好。

「福來許和小農合作,希望將台灣的在地食材融入料理之中。」 鮮紅的甜菜根醬汁迸散的在淨白的瓷盤上,綠色的葉圈住黃白色的半天筍,橙黃的番茄與紫粉的洋蔥點綴一旁 。西式的料理手法,卻是以台灣隨處可見的「檳榔」作為發想,第一次發覺,「檳榔」這般平常的事物,竟能幻化為如此絢麗。而其入口爽脆、夾雜清新的滋味,開啟了那沈睡的味蕾,竟和真正的檳榔一般,使人上癮,無法停止那貪婪進食的口。福來許似乎有種魔力,以台灣的食材為主題,重新賦予新的意義,讓在地的食物,重展芳華。

「福氣是許來的,城隍廟對面的福來許,希望把這份福氣,送給來這裡的客人。」這正是福來許名稱真正的意涵,福來許對於每一個到來的客人,都以最誠摯的心去對待。或許舊時的繁榮盛景已經漸漸隨著流逝的時光褪去,但在福來許,當年的那份風華依舊,卻又多了一份驚艷,在此地,你不僅能品味,也能回味,讓人留下一份對過往時代,最深厚,也最溫暖的眷戀。

 


→前往 DearChef,看看我們還有哪些美味的私房宴。

攝影 | IAST

分享本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