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nie:餐桌上的花藝師

莎士比亞的名劇《科利奧蘭納斯》曾用 ” The Flower of All ” 借代人生最美好的事物,從這裡,我們不難想見「花」對人麼來說是多麼至善至美。從柴米油鹽到詩詞曲賦,花總是以雅靜、緻麗的樣子點綴著日常生活,但裝飾之餘,你有想過花朵也能入菜嗎?

老實說,吃花一事歷史悠遠,早在春秋戰國時期,屈原的《離騷》中就有「朝飲木蘭之墜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」這樣的句子;到了唐代,女皇武則天也會命宮女在花朝節時採花,製成糯米花糕分送百官;直至宋朝,林洪在《山家清供》中亦有細細記下,未若柳絮因風起時,如何以寒梅養粥的雅態。

時日至今,我們依舊以花入菜, DearChef 就曾舉辦過兩場與花共舞的私房宴,來自這樣一位紅香凝露的少女 – Sunnie。

Sunnie 個頭嬌小,但這一點也沒影響她在花市中往來穿梭,或扛著偌大的花材、木料四處游走。這次花宴,如同既往地,從菜單開發到備料烹調都由她一手張羅,如此不假他人的堅持,就是為了讓每一道菜呈上桌面時,都能符合她對於美的執著。

「以花入菜的點子,其實是從一家藝廊的邀請開始的,」Sunnie 回到廚房後,邊整理花料邊寒喧道,「我是花藝設計師,剛好會一點烹飪,這個機會讓我把兩者結合在一起。」她的爸爸經營著一家花房,這讓 Sunnie 從小就浸盈在花草之間,高中畢業後,她選擇了一條與傳統體制大學不同的路,毅然決然地受訓進入台北花苑,成為一名花藝設計師。

與此同時,她也會烤烤蛋糕餅乾,做做家常菜宴請朋友,隨著越來越多的支持與好評湧入,Sunnie 也自修精進了更多的烹飪方式和營養學相關的知識。為求進步,她甚至隻身飛往曼谷,過了兩個月當地尋常人家的生活,赴藍象學習西式、學習泰國料理,這些養分,後來成為一道道花席珍饈的基礎。

身為花藝設計師,Sunnie 做菜時有個藝術家的堅持,就是「力求漂亮,但不要虛妄的漂亮」,食材與食材之間、食材與花木之間都必須要適得其所,顏色、擺飾、口感都必須隨著空間、季節搭配,強求而來的擺盤只會讓所有東西都混雜在一起而已。

此般順應而為的精神,可不只來自長年與花共處的心得,也是她去泰國取經時,當地人告訴她的,不一定要按照模板或是正統的來,只要能貼近你心中的味道就是了,所以,Sunnie 幾乎可以融合任何環境做菜,就算廚房簡陋了一點,她也總能以各種方式應萬變。

畢竟,對 Sunnie 而言,私廚是媒介,廚具的短少或許會讓料理少了科學控制上的精準,但隨機應變的巧思,卻會多了餐桌上溫暖的感覺。

從一個在料理美食網上評論的小女孩起家,到成為獨當一面的花藝設計師,再到結合廚藝,能夠融會貫通的私廚,Sunnie 一路走來,始終堅持著把美感跟每位看得一樣重要。

我希望每一個人在這一頓晚餐中,都可以感受到自己今天是被疼愛的。」就是這份心意,讓 Sunnie 不管在哪裡做菜都會堅持著擺盤、堅持著簡單、堅持著美感。她認為不論今天是誰、在哪用餐,只要多一點心意,就可以讓每一件小事都變得很重要。

抱持著以料理展演一個視覺上的最大值,刺激大家對於「用心做飯」有所共鳴,進而落實在生活的期待, Sunnie 也非常希望能透過「花藝入菜」為食客呈現美的一抹印象,讓所有人都打從心底感受到,自己是全心全意被招待的,然後把這樣的體會帶回家,在未來每一次吃飯的時候,都記住這個感覺,學著花一點心思挑組喜歡的餐具、學著特地用心地擺個盤。

這名與花相守的私廚 Sunnie 說,這樣過的才是生活。

攝影 | IAST

Casey
不安生的 95 後,喜歡懶洋洋的午覺跟搖來搖去的貓尾巴,古靈精怪且對生活充滿好奇,相信認識新朋友與一頓好食可以震動人心。
分享本文: